是的!我知道我的本源!
我毫无满足,就像火焰在燃烧着而烧毁自己。
我把握住的,全变成光,
我丢弃的,全变成灰烬一样:
我是火焰,确实无疑。
我只遵守一诫——保持纯粹!

我对瞬间说:"停住"!



【俄】巴尔蒙特


或许,整个自然都是色彩的玛赛克?

或许,整个自然都是众声的合唱?

或许,整个自然只是数字和线条?

或许,整个自然只是美的愿望?


思想,没有衡量深度的尺度,

任何力量无法阻挡春天行进的脚步。

只有一种可能让我对瞬间说:"停住":

打碎束缚思想的索链,让理想把思想锻铸。


蓦然间,我们顿悟了众声的合鸣,

我们看见无数色彩的交鸣,

假使理想也无法测量深度,——

那我们就在深渊中创造春风。


1901.


人会活下去


【美】桑德堡


人会活下去,

一面学,一面错,人会活下去,

他们受了骗,给出卖了不算,又给出卖,

回到丰富的大地里重新生起根来,

人就是有这种卷土重来的本事,

你就是笑也笑不掉他们这种能耐。

一头巨象正在惊天动地的戏剧中休息。


人看上去老是疲倦,不够睡,象个谜,

是很多单位组成的一大堆,都在说:

我赚钱过日子,

我赚得刚可以过活,

却占尽我的时间。

要使我有更多的时间,

我可以替自己多做些事,

或者替别人多做些事,

我可以读书写字,

可以谈谈天,

找出事情的道理来,

这需要时间。

但愿我有时间。


人有悲和喜的两面:

英雄和流氓,精灵和猩猩,...

声音玻璃


【法】阿尔托


声音玻璃里星体旋转,

杯中煮着头,

充满粗鄙的天空

吞吃星体的赤裸。


一种激烈而怪异的奶

在苍穹深处挤动;

一只蜗牛爬高并打扰

云朵们的安静。


极乐和狂想,整个天空

扔给我们一团

诲淫的翅膀湍急粗野的

旋风,像一朵云。


所谓现实,

就是当你不再相信的时候也不肯消失的东西。

——菲利普·K·迪克

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叙利亚】阿多尼斯


即使艰难,让我们在痛苦和黑暗中忍受,静待光明来临。

每一个瞬间,灰烬都在证明它是未来的宫殿。


关上门,不是为了幽禁欢乐,而是为了解放悲伤。

时光是风,自死亡的方向吹来。


光明只在醒觉时工作,黑暗只在睡眠中工作。

如果天空会哭泣,如同乌云所言,那么风便是泪的历史。


有时候,太阳不能把你照亮,一支蜡烛却能照亮。

现在我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只梦见光明的人,有时候也会赞美黑暗。


生命,是死神服用的灵丹;

所以死神长生不老。绝望长着手指,但它只能抓住死去的蝴蝶。


世界让我遍体鳞伤,但伤口长出的却是翅膀。

是的,光明也会下跪,那是对着另一片...


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会感受到未来。

无论是怎样短暂的一个瞬间,

只要有活着的感觉,就有未来,人就能幸福起来。

——东野圭吾《时生》


今后,我要单纯正直地行事,

不懂的,就说不懂,不会的,就坦诚不会,

若是摒弃故作姿态,

人生之路似乎是意外的平坦通途。


———太宰治《正义与微笑》


远方


【俄】叶·卡拉肖夫


被那责备的记忆

以及沉痛的情感召唤,


你觉得自己正登上教堂的台阶

或像一只被击落的小鸟,


我徒步来到童年故地——

来到乡村看望外婆。


如同遭遇暴君统治之后——

我变得怕冷。


傲慢的风

驱逐着茫茫尘土。


我不知所措,

打量着破败的老家。


没了水井,没了房屋——

只有苍鹰滑翔。


这边是熟悉的小河

那里是踏出的小径。


在心灵的疼痛面前

其他的痛苦都变得暗淡。


……我害怕返回童年——

不知道应该找谁。


当我将自己观望


【西班牙】维加


当我将自己观望,

身后是走过的路,

布满游荡的足迹,

踩不掉一生哀伤。


我若欲把过去遗忘,

现在又如何面对

跟前的悲伤、绝望

和黑暗的冥冥世界?


我将要结束一切,

把碌碌一生交接,

没有成绩,没有艺术。


意志在撞击着我,

把我推到绝望的边缘。

你的意志又如何?


仪信 译


1 2 3 4 5
© 存档灵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