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我知道我的本源!
我毫无满足,就像火焰在燃烧着而烧毁自己。
我把握住的,全变成光,
我丢弃的,全变成灰烬一样:
我是火焰,确实无疑。
我只遵守一诫——保持纯粹!





我们有一份黑夜要忍受


【美】狄更生


我们有一份黑夜要忍受——

我们有一份黎明——

我们有一份欢乐的空白要填充——

我们有一份憎恨——


这里一颗星那里一颗星,

有些,迷了方向!

这里一团雾那里一团雾,

然后,阳光!


江枫 译






海 边 诗


【越南】陶金花


你离我远去

月亮孤单

太阳孤单

如往昔一样好长好宽好自在的海

不见帆影,也觉得孤单。


风不是鞭子,为什么损毁崖岸?

你不是夕暮,为什么把我的心染紫?


浪哪里也不许去

除非去把你带回来。


浪来来回回地滚动,

因你的缘故

向我比手画脚。






我 喜 欢


【俄】巴尔蒙特


我喜欢、喜欢这世上毕竟还有痛苦,

我将它编织成童话般美妙的花布,

更把他人灵魂的颤栗在梦里织出。


我笑对一切――无论它是疯狂还是屈辱,

抑或是欺骗或极端的恐怖。

我往壮观的龙卷风里扬着纷扬的渣土。


我耻笑妇孺们的口头禅——"可恶"

在我身上有一只好幸灾乐祸的蜘蛛,

在我的话语里有一个谜它十分严酷。


啊,它创世的智慧是何等深刻,

绵密的蛛网看上去又是多么壮阔,

就连它网住的苍蝇也玲珑剔透。


泥淖里生出的花朵分外娇艳,

断头台上的血迹比所有花朵都红得耀眼,...





面 对 世 界


【意】斯卡马卡


在这里的这座山上,我及时

带着另一个季节的绿意

站在普通人之中


大于我的意志

看透一种间隔而虚空

把我分隔于涂上色彩的世界。


而我周围的一切慢慢转动,

马萨拉平原伸向远方

罩在我存在之物的轮辐中。


世界攀上小山朝我而来

并在这个仍然伫立“我”中相遇。

我面朝外,在这一点、这一处编织我意志的中心。






我 们 看 见


【瑞士】雅各泰



我们看见小学生们高声喊叫着奔跑

在操场厚厚的草中。


高高的安静的树

和九月十点钟的阳光

像清新的瀑布

为他们遮拦那巨大的天空,

星辰在高处闪耀。


灵魂,这么怕冷,这么怕生,

难道她真的该没完没了地走在这冰上,

孤零零地,光着脚,甚至读不出

童年的祈祷,

没完没了地遭受寒冷的惩罚?


这么多年了,

难道真的,所知如此贫乏,

心灵如此虚弱?


如果过路的人走近,

难道他连一个最破的铜子儿都不给?

——我储备草和疾速的水,

我保持轻盈

好让船沉...

1 2 3 4 5
© 存档灵魂 | Powered by LOFTER